全职太太:城市新女性的“事业线”
作者:admin 日期:2013-03-06 浏览

  以前,人们会习惯地以为,只有富有之家的年轻女性才有条件当上全职家庭主妇,殊不知现在全职主妇悄然间蔓延进了工薪阶层的圈子里,更多的家庭,在结婚生子后开始享受男主外女主内的家庭生活。调查显示,有近40%的职场女性愿意当全职主妇,越来越多的高知女性开始回归家庭。

   从职业女性转身回归家庭,很多人不懂这份跨越有多大,这也许意味着一个人的操持与不甘,还有来自外界甚至亲朋间的不理解;但也许是重启了生活的另一面,从塑造家庭与培育孩子中获得莫大满足,相夫教子,其乐融融。生活便意味着矛盾,全职主妇们的故事,书写着这份“职业”的美丽与哀愁。

   调查篇

   ——越来越多的高知女性回归家庭

   在某著名论坛上,“南京全职太太全HAPPY”专版在整个论坛排名108名,大概吸引了6万人关注和参与。她们一起分享做“全职妈妈”的欣喜、困惑与忧虑,就像一个职业群体,相互交流、彼此慰藉。

   版面上讨论的话题很多,主要涉及才艺分享、孩子教育、旅游时尚等所有妈妈都会关心的问题,但也少不了对时事热点的讨论。“国事、家事、天下事,事事关心。”版主乐乐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道。乐乐花了几乎一年的时间,才算彻底适应“全职太太”“全职妈妈”的身份。

   作为版主,这些年乐乐见到越来越多的女强人、高知女性转身回归家庭。“全职妈妈”只是一种生活状态,乐乐说,版里的妈妈们,很多都是高学历、多才艺,还会在照顾家庭之余,进行自我提升。

   在一项名为“多少职业女性想当‘全职太太’的网络调查中,有近40%的人选择了“想”,而超过50%的人正在或当过全职太太。“生育小孩”“照顾家人”“工作压力大”是职业女性选择当“全职太太”最重要的三个原因,而“孩子”是女人们愿意离开事业回归家庭的最普遍理由。

   经济篇

   ——全职太太不是有钱人的专利

   很多人认为,能够供养“全职妈妈”的家庭是富有之家,但越来越多的普通家庭也开始这一“职业”的现实,打破了这项“富人专利”。

   不论在哪个家庭,“培育孩子”都是件大事;现实考虑,如果太太们工作收入的增长还赶不上全日制保姆,那倒不如安心在家相夫教子。

   “谁说只有‘有钱太太’才能全职?”王玲(化名),儿子糖糖4岁,从备孕开始,她就辞掉工作,在家安心备孕。老公的薪水并不高,一年五六万,“我们不想麻烦老人带孩子,请保姆的话,一个月好一点的都要3000元以上,我每个月挣的钱还不够给保姆的,还不如自己带。”

   席梅英算是“新晋”的全职妈妈,她女儿刚上幼儿园小班。毕业于英语系的妈妈,最近在网上的求职,她希望找翻译类的兼职工作。除不愿“在家空耗”,另外挣钱贴补家用,及以后返回职场做准备。想到未来孩子教育的投资,席梅英还是希望能早点和社会重新“接上轨”。

   在寻找兼职,抱着类似想法的全职妈妈不在少数,她们注明希望工作的时间段,希望在方便照顾孩子的前提下,充盈自己的生活。

   未来篇

   ——这是一份令人尊敬的职业

   “为了孩子”而放弃事业回归家庭,这是太太、妈妈们选择“全职”最为普遍的原因。这份并不被社会归为“三十六行”中的“职业”,却被越来越多的人认同,南京师范大学儿童发展与家庭教育研究中心副主任殷飞直言,“全职妈妈应该是一份令人尊敬的职业。”

   “显然,妈妈角色不是女性独立自主和自我价值的牢笼,而是女性展示其价值最闪光的一面,也是这个社会发现母亲对孩子成长独特价值的体现,是儿童发展的福音。”殷飞解释,家庭中偏向“全职妈妈”而非“全职爸爸”。很大原因在于“妈妈”这个角色对孩子和家庭的重要作用,“在孩子成长的初期,也就是婴幼儿阶段,妈妈如果能够有更为充分的时间陪伴在孩子左右,与孩子进行互动,形成良性的亲子关系,这不仅对儿童的成长有好处,对母亲的角色转变和扮演也是很有价值的,也有利于家庭的建设。”

   “全职妈妈,将成为中国未来发展的一个趋势,虽然很慢,但必然是方向,”某学院社会学教授邱建新肯定说,“家庭是人性的养育所,是提供亲子互动的场所,传递爱和信任等基本的感情。”因此,全职妈妈的存在,对社会来说,是“正功能”。

在社会转型后,随着社会大众收入水平的提高,以及家庭对孩子早期教育的重视,越来越多的中国女性,开始接受全职妈妈的概念。加上高等教育的大众化,女性们获得高等教育的比例大大增加,使得她们更有自信,自己的陪伴能达到教育的目的。而这部分女性,并不全部来源于高端收入家庭。很多工薪阶层,考虑到保姆工资的上涨、教育成本的变高等因素后,也加入了这一群体。

   “这一模式,在中国算刚刚起步。”邱建新说,在西方,很多女性在生育完后,并不急于走向职场。除了可期待的丈夫工资逐步升高这一因素,较为完善的社会保障、保险待遇,也给家庭“托了底”。他指出,目前国内的缺失在于,妈妈们在生完孩子后,可能不能得到足够的保障。于是,全职妈妈模式,就会不被一些家庭列入考虑。

   心理篇

   ——失落与焦虑的折磨

   80后李华已经全职3年了,生完女儿后,她就放弃了工作,专心在家照顾小公主佳佳。

   从女儿一岁半开始,她便开始在网上发帖,寻找家附近的全职妈妈“做伴”,可是一年过去了,她仍然没有寻觅到她理想中的人选。

   “一岁半以后,孩子就不需要24小时照看了,开始对周围事物有了兴趣。”所以,李华想到了征“同伴”,“一来是为宝宝,二来也是为我自己。”她想找这样一个全职妈妈,年龄相仿,宝宝年龄也相仿,家庭条件、教育理念大体相同,最关键的是家要离得近一些。

   一年的时间里,李华曾经接触过两三个家庭,有的因为文化层次不同,有的因为是老人带孩子,最后都没能深入交往下去。“小区里大多数都是爷爷奶奶带孩子,他们宠溺孙辈,两个孩子在一起玩,发生矛盾总是尴尬收场。”李华说,观念不一样,很多方面就没办法达成一致。

   励志篇

   ——发展个人兴趣找寻自我价值

   完全回归家庭,选择做“全职妈妈”“全职太太”并不意味着失去自我,经历过寂寞的适应期后,很多人会开始用全新的眼光打探这个世界。发展个人兴趣爱好,在闲暇时光里把“家务事”做得精致美好;或是投身公益,把充裕的时间分享给更多需要关爱的群体,这是很多“全职太太”们找寻自我价值的惯常渠道。

   做个幸福的“好管家”

   辣椒酱、豆腐乳、糖醋大蒜……37岁的胡昱虹把厨房里的这些杰作一一搬出来,“都是专门买的大瓶子,每瓶都有20多斤呢。你尝尝我自制的这个辣椒酱,和外面买的绝对不一样。”胡昱虹说,她从小就有“家庭主妇”的潜质,小学五年级就给全家人做饭了,婚后,除了和朋友合伙开了一家宠物店以外,她一直过着充实而幸福的“全职妈妈”生活。

   定期制作各种酱料只是胡昱虹生活中的一小部分,除此之外,她每天还要摆弄满满一柜子的植物。大学毕业后,胡昱虹做过公司职员,结婚后,在老公的资助下,她和朋友合伙开了一家宠物店,当起了老板娘,33岁生了儿子后,她就做起了全职妈妈,“每周去店里看一两次。”胡昱虹的儿子凡凡长得虎头虎脑,在家里,妈妈走到哪,他就跟到哪,母子俩经常抱抱、亲亲,羡煞旁人。

   不上班比上班还忙

   见到陈霞时,她正在一家广告公司和对方谈合作,一派精明干练的职场女士的作风,丝毫看不出她的全职妈妈生涯已经三年多。

   34岁的陈霞告诉笔者,从师范大学企业管理专业毕业后,就去了外贸公司工作。2008年女儿出生,为了孩子教育,两年后,她一咬牙,辞去了自己奋力打拼到的管理层的职位。从此,女儿成了陈霞生活的重心。尽管从来没有后悔过,但陈霞始终抱着这样的想法,“各人有各人的人生目标,全部为了孩子活,没有希望。”

   去年,她在网络上看到11个月大的病儿小宏伟的故事,就毅然成为了最早的“妈妈抱抱宝贝群”的成员。轮流给孤苦无依的病儿送营养餐、定期捐款、看望病儿……随着和这些孩子的接触越多,陈霞的感情、物质投入也越来越多,很快,她成为了爱心群中的骨干之一,并见证、推动了“爱之翼儿童公益服务中心”的成立。现在,做家务反而成了见缝插针的任务。“说起来是全职妈妈,有时候比上班族还忙。”这份工作是没有酬劳的,但自己对社会公益事务的参与,让陈霞很有成就感,也让她更有自信。